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爹地给钱,妈咪借你生娃 > 第809章 虎落平川
    第809章 虎落平川

    “让我远离你呗,放心……”

    她被他搂住了,他在她耳边叹着气,怜爱地说道:“傻瓜,那是我爱你呀。”

    许盈盈并没有像以往那般,他一搂她,她就挣扎,而是静静地让他搂着。

    她的温顺让慕逸意外,也让他惊喜,略略地松了手劲,他把她轻轻地推开些许,垂眸凝视着她,恰好她也抬眸注视着他,四目相对,似是天雷勾动地火一般,迸射出了火花。

    慕逸低头就吻上她的唇。

    可惜在碰到她的唇时,她就推开了他并且站起来,就坐到了茶几的另一边,从药箱里拿出她放在里面的病历单子以及一支笔,认真地写着药单。

    没有如愿地与她来一场法式的深吻,慕逸有点遗憾,瞧见她写的药单,他凑上前看了两眼,然后两道眉毛不停地抽动着,她还真的写了黄连呀……

    “晚饭做好了,我已经吃过,给你留了点饭菜在锅里,你自己去热一下将就地吃吧。或者你等我写好了药单,你就回你家里吃。”他已经在她家里一天一夜了,现在他清醒了,她不可能再留他过夜,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就算她对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在乎了,但没有发展到可以把身子交给他。

    今天早上他的冲动,就告诉了她,再收留他,今天晚上,她都会过得不安全,说不定会被他连骨头都啃个精光。

    慕逸转身朝她的小厨房走去。

    在转身的时候,不经意地看到了摆在角落里的一个行李箱,瞧着是他的行李箱呢,于是他走过去看了看,发现真是自己的,他对自己的东西都有印象。

    打开行李箱一看,全是自己的衣物。看看一箱子的衣物,再扭头看看那个正在绞尽脑汁想着开什么药给他吃最苦的女人,他闪烁着狡猾的眼神,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许盈盈的厨艺可以与章晓媲美,就是色泽略输于章晓做的,但味道却很地道。章晓做菜,讲究的是色香味俱全,做得很精细。而许盈盈做的菜,却讲究着地道,两个人各有千秋。不会品的人自然更喜欢吃章晓做的菜,内行的人却更喜欢许盈盈做的菜。

    她留给慕逸的晚餐很简单,四块煎豆腐,一小碟的炒白菜,一碗骨头冬瓜汤。

    慕逸长这么大,不曾吃过如此简单的饭菜。章晓在家里做些家常菜给慕宸吃的时候,他蹭吃过几次,可也不会简单成这个样子呀。

    实在是饿极,慕逸也不好挑剔,最怕挑剔的时候被暴力狂扫地出门。

    不过当他喝了一口冬瓜汤后,两眼便有了亮光,再夹菜吃,两眼更是闪闪发光。

    三几分钟后,慕逸把许盈盈留给他的饭菜都吃了个精光,连饭煲里的最后一粒米饭他都不放过。

    “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不错!”

    慕逸愉悦地自言着,不用再羡慕弟弟有章晓那样的美娇妻了,他的妻子也不会差。

    许盈盈:呸,不要脸,谁是你的妻子了?

    身为医生,不管搬到哪里住,都会习惯地在家里备点药物的。

    许盈盈的小公寓里也不例外,她给慕逸开好了药单后,无须到外面的药店拣药,她家里就有那些中药。

    一个小时后,一碗黑糊糊的,散发着浓烈苦味的药汁便摆到了慕逸的面前。

    正在一边打喷嚏,一边悠闲地翻阅着杂志看的慕逸,看到满满一碗黑糊糊的药汁,他本能地就用杂志捂住了自己的嘴脸,眼露可怕之色,指着那碗药:“许盈盈,你是想苦死我吗?”

    许盈盈站在他的面前,双手环胸的,给他两个选择:“要么喝药,要么滚蛋!”

    慕逸眨眼。

    他怎么有一种虎落平川被犬欺的错觉?

    “是不是我喝了药,就不用滚蛋?”

    “喝了再说。”

    慕逸迟疑了,他怕苦药呀,吃西药,他都要一颗一颗地吃,要喝大杯的水,更不用说是中药了,她还在药里加了黄连,不用喝,仅是闻着,他就喝不下去。

    放下捂住嘴鼻的杂志,慕逸凑近前去,脸都皱了起来,眉毛拧得紧紧的,活像遇到了重大难题似的。

    许盈盈讽刺着他:“慕家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在商界也曾呼风唤雨的,连一碗药都不敢喝吗?”

    “那个……许盈盈,看在咱们都要同居的份上,你能给我一包蜜枣吗?”

    “谁跟你要同居?我家里没有蜜枣,也没有糖。”顿了顿,她笑道:“盐倒是有的,你要不要加点盐?”

    慕逸:……

    “喝吧。”

    许盈盈盯着他,非要他喝下这碗药不可。

    慕逸一副要上断头台的样子,捧起了那碗苦药,皱着脸,眯着眼,苦哈哈地喝了起来。药汁入嘴,苦苦的药味立即散发,苦得他想吐。

    “你要是吐掉了,我会给你加三大碗,喝死你!”

    慕逸咬牙切齿:“最毒妇人心!”

    许盈盈皮笑肉不笑的,“对呀,我就是想毒死你,赶紧喝吧。”

    慕逸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这辈子再也不要生病了,就算生病都不能让她帮自己看,否则会被她整死。

    一碗药,慕逸花了半个小时,才勉强地喝完。

    药碗一放,他就疯跑进浴室里用清水漱口。

    许盈盈偷着笑:“有这么夸张吗?”

    走到不远处的一个小柜子前,从里面拿出一包蜜饯来,她走进了浴室里,把那包蜜饯递给那个还在拼命地漱口的男人面前,笑道:“诺,给你。”

    慕逸一见蜜饯,立即抢了过来,粗暴地撒开了包装,用手挑了一颗塞进嘴里,随便地嚼了两下就吞下去,继续挑着第二颗,第三颗……一包蜜饯被他全都吃光了,他才吁一口气。

    “总算不苦了。”

    许盈盈看看被吃光的袋子,讽刺着:“一个大男人,喝药还要吃光一包蜜饯,真是丢脸。”

    说着,她转身走出去。

    慕逸跟着她走。

    她走到了依依送来的那只行李箱前,伸手就拉住了拉杆,慕逸抢上前去帮忙,体贴万分地说道:“盈盈,这等粗重活儿让我来做就行。”

    许盈盈松开手,让他自己拉着行李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