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无冕之王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各方动静2
    薛春兰的想法没什么不对,郭阳在互联网股市中投进去的,不单只有艾丙集团的全部,还有他在高兰基金的全部,这几乎是一次没有任何退路的赌博,他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后退的机会。

    错一步,便迈入深渊。

    周定南听到妻子这么说,他倒是有些平静下来了,叹了口气说道:“郭阳这个人啊,是个有勇有谋的年轻人,但他却又有种我都看不透的老成,我都以为我高估他了,本想把蓝星集团交给他,只图个安稳,在他的经营下蓝星应该不至于倒闭。”

    薛春兰缓缓的将报纸放下,心中的波涛久久不能平息,她说道:“如果他这次赌输了,那岂不是会背上巨额的债务?再白手起家,怕是半辈子都无法翻身啊?他怎么敢这么做?”

    周定南平淡的说道:“但他做到了,你我,甚至全世界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他用几百亿的资金当引子,套走了m国金融市场一千多亿的大苹果。奇兵险道,孤注一掷,这小子……高我太多了。”

    见薛春兰愣愣的想着什么,周定南问道:“你想什么呢?”

    薛春兰说:“我……我算算闺女那股份的市值……”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她确实是比较在意这件事儿。

    周定南摆了摆手说道:“别算了,至少值七八个蓝星集团,以后还可能更多,以那小子的胆识和能力,再加上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现在最大的资金困难问题都完美解决了,你感觉在现在的市场上,还有什么能阻挡他的么?”

    薛春兰哪怕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曾经那个让她觉得没有家世没有背景,只想着攀权富贵的穷小子,却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还给她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与此同时,从北方晨报放出了两篇新闻,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最引人瞩目的一篇,便是那个‘单刀赴会的华夏英雄’。这是一篇新闻,但是又像是一个传奇人物的传记,明确的记录了一个白手起价的小记者一步一步的走上人生巅峰的励志故事。

    有些人觉得这篇文章写的过于虚假,但是和那个艾丙集团发展一一对比,却又有种相似的感觉,只怪写这篇文章的那个林美美没有把这个人的具体信息写清楚,搞得神神秘秘的。

    林美美这几天也迷迷糊糊的,她不知怎么,她就升职加薪了,还受到了领导表扬,她觉得自己的这篇文章写的只是一般,直到东方静点名到她头上的时候。

    “林美美,你写的这两篇文章都非常好,咱们报社全部都采纳了,还特别给你开辟了一个小版块儿,以后你就负责这里了。”东方静今天非常的和善,对于林美美的文章没有挑一点毛病。

    林美美却是问道:“为什么?我自己写的什么样子我知道,就算采纳了也不应该两篇全部过稿,这根本就没有先例!”

    东方静讪笑道:“这……先例不都是给人开的么,这次你表现良好,组织上觉得你是个人才,值得提拔一下。”

    林美美看了她一会儿,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是因为她是郭阳的朋友?她这人心直口快的就说出来了:“您别骗我了,给我升职加薪,其实都是因为我和郭阳关系好吧?”

    东方静没想到林美美居然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想要拦住林美美继续说下去,但她却没有停:“您是不是也觉得,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觉得郭阳有钱了,我就要捧着他?他和我们一样是人,你要是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你就自己去说啊,别从我身上下手!”

    林美美情绪有些激动,她接着吼道:“我林美美就算当一辈子底层记者,我也不想让别人指着我说是靠关系上位的裱子!这次升职我不接受,如果您硬要坚持的话……那我就辞职!”

    说着,一转身推开门就跑了出去。

    东方静一脸难看的看着林美美的背影,她什么都想到了,却是没想到这个办公室里出了名的八卦女居然还是这么自强的一个女子。

    而在m国,李文瀚和鹿呦正躲在一个比较阴暗的角落里,吃着热乎乎的盒饭。

    李文瀚捏着鼻子吃饭,一边还说道:“丫的,这儿真臭,我跟你说小鹿,哥们儿这辈子混的最惨的就是这几天了!”

    鹿呦撇了撇嘴,说道:“你这辈子混的最光荣的也是这几天了!”

    李文瀚嘴里嚼着饭,呵呵傻笑道:“嘿嘿,说的也是,等爷熬过这一次,我一定要去挥霍,可劲儿的花!只要哥能活下来,以后你就是我兄弟了!咱们有钱一块儿花,哈哈哈!”

    鹿呦拍了他一下,险些把他拍到臭水沟里去,开口说道:“得了你,赶紧吃吧,郭老板这几的动静儿有点大,咱们倒是也松快儿不少,等有机会去弄台电话,只要找到了郭哥,咱们就没事儿了。”

    “嗯呢,不过,你出去也没用啊,黑帮抓我,警察抓你,咱们两个现在就是黑白两道……通吃!”李文瀚分析道,鹿呦点点头,说道:“没事儿,我有办法,我等孙乾到了m国,用他的办法再回国去,m国警察现在连我的身份都不知道,就知道乱找,我只要从m国消失,他们也没办法。m国每年失踪的人岂止一个两个,少我一个不嫌多的。”

    李文瀚叹了口气,手中吃完的饭盒直接丢尽了水渠中,看着头顶那一点微光,忽然笑道:“小鹿啊,你说人这一辈子,非得为了点钱要死要活的吗?”

    闻言,鹿呦不由得诧异的看了眼李文瀚,他说道:“怎么了?这可不像你说的话啊,你昨天晚上还跟我说你要做世界首富来着。”

    李文瀚撅了撅嘴,又说道:“其实我挺羡慕郭阳的,这小子还真是深谋远虑啊,在出名之前就把自己藏的严严实实的,从不在任何正式场合露面,现在他可比我自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