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三妹不容置疑的话楼小东憋屈的低下头紧了紧拳头,明明是徐氏对不起三妹,为何到头来却是他们兄妹向徐氏道歉?

    而楼小西却是替他考虑,他们不能为了一时冲动而让大哥背上不仁不义不孝的罪名,这样的名声会毁了大哥一辈子。

    最终在楼小西的坚持下楼小东向二老认错后答应等徐氏和楼明仲回来向二人赔罪,楼明伯也说了两人几句才放两人离开。

    看着兄妹二人出了门,楼老太这才见老头子叹了口气,楼老太福至心灵低声道。

    “也不枉我把事情嚼烂了翻来覆去敲打两个,看样子大娃白长了年龄,想事情还不如楼三一个丫头。”

    “可惜那丫头不是个男娃子!”

    楼老头叹的就是这个,心里不免觉得可惜,如果楼三是个男娃子,也许那孩子的命运就不一样了。

    等徐氏夫妻二人狼狈的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两人果真不敢提前回来,老老实实的去挨家挨户敲门把事情解释了才回来,回来时家里人连晚饭都吃了,夫妻二人又冷又饿,呆在厨房里面连喝了两大碗热糊糊才觉得手脚暖了些,传来一阵阵刺痛。

    跑了一下午楼明仲心里十分恼火徐氏,一路上不知道数落她多少回了,他陪着她去村里一家家解释一张老脸都丢尽了,心里恼恨不已,骂完徐氏骂楼小东兄妹,恨不得弄死两个小兔崽子,他真的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降。

    徐氏今天被楼明仲打了一通身上痛的厉害,也不敢顶嘴,只能老实的听着自家男人数落自己,两人一提起楼小东兄妹难得一致愤愤咒骂一通。

    等两人从厨房里面出来回房间睡觉的时候这才发现门口站着两个人,正是楼小东和楼小西兄妹,让两人吓了一大跳,随即有些心虚,难不成这两个兔崽子一直在这站着都听见了?

    “咳!你们两个还不睡站在这里干啥,怪吓人的。”

    夫妻二人此刻对楼小东都有些休,楼明仲不想在小辈面前露怯当下以长辈身份说道,目光在兄妹二人面上转,想要知道两人有没有听见他们夫妻骂他们的话。

    可是两人脸上都看不出来什么,楼小东今天一天对他们都是怒目而视,现在也不例外,而楼小西更看不出来了,而是一脸歉意愧疚道。

    “二伯,我和大哥是来给你和二伯娘道歉的,大哥今天行事太过鲁莽冲动,还请二伯看在大哥知道错了的份上原谅他!至于二房的门,只能等大哥手好了才能修了。”

    “二伯,今天是我太冲动,对不住了!你要打要骂我都受着。”

    夫妻二人原本以为今天的事情就这么完了,却没想到兄妹二人竟然会来道歉赔罪,只见楼小东这个大侄子也不像白天那样要杀人的样子,而是老老实实站了出来对着他们低头道歉,这让楼明仲惊讶过后脸色好看不少,心里十分受用,当下开口装模作样说了几句就听见徐氏小声讥讽兄妹二人。

    “话说得倒好听!”

    “二伯娘,大哥的手为了救小天哥断了,要不然今天就帮你们把门修上了,我爹也不在,不如等我爹回来再帮你们修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