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明仲虽然心里不乐意不甘心却也不敢说不,只能脸色难看僵硬带着徐氏出门去向村里人解释谣言,出门的时候徐氏二人的背影别提有多狼狈悲催了。

    “老三家的,我已经让老二他们出去把事情解释清楚,你也别太担心!小三还小,过些时候就没人说闲话了,别人不清楚自家孩子是什么情况咱们自个还能不清楚?”

    钟氏听见楼老太的话忍不住哽咽了几声,看着身边懵懂不知的闺女眼里闪过心疼怨怼。

    “娘!媳妇知道!”

    楼老太看着钟氏的样子当下挥手让门氏送她回屋里歇着,留下了楼小东兄妹和长子在屋里。

    “大娃给我跪下!”

    钟氏一走阿奶顿时怒喝让大哥跪下,楼小东愣了一下看着睁开眼正犀利看着他的阿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楼小西见此抿了抿唇抬头看着二老。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跪下?

    你行事冲动鲁莽忤逆长辈,今天如果没有你大伯在,你是不是准备让你二伯二伯娘为这事偿命?”

    楼小东愣了一下,虽然他因为二伯娘落井下石而愤怒却没想过要杀人,他只是气不过,想要发泄对二房的不满,让他们再也不敢说三妹的坏话。

    “我没有!”

    楼小东微微变了脸色低下头道。

    “阿奶,大哥是什么样的性子你也知道,性子是冲动了些,可是心肠却不坏,更不可能生出这样大逆不道的念头!”

    此事因她而起,楼小西做不到袖手旁观,她此刻心里更多的是心寒,二房做事不留情面余地,难道她的名声坏了二房就能得到什么好处?

    她有了不详克亲的名声,影响最大的就是家里小一辈人的亲事,不说其他,就是二房还有个楼小天要娶媳妇,她的名声传出去,谁愿意把闺女嫁到楼家被她克?

    她真的不知道二伯娘是真得蠢还是真的蠢!

    “你还知道你大哥行事冲动不计后果?如果今天不是你大伯在,谁能阻止的了他?他把你二伯的门破开了后呢?没出气是不是要动你二伯他们?

    你二伯他们有错,还有我和你阿爷在,告知我们这事难道我还能包庇你二伯他们?让你二伯娘在外面胡言乱语败坏楼家的名声?你大哥越过我们出手对付你二伯他们,让他们颜面无存,难道我和你阿爷脸上就好看了?你们兄妹眼里可还有我们两个老家伙?”

    见楼小西插嘴楼老太顿时脸色难看冷声呵斥质问,随即看着兄妹二人冷然道。

    “不说此事谁对谁错,他这么做就是不对,目中无人没有长辈,不顾名声,不尊孝道,传出去你大哥就是不仁不义大不孝之辈。”

    “阿奶教训的是,是我想岔了,等二伯他们回来我和大哥就去向二伯赔罪……”

    兄妹两人同时色变,楼小西当下深吸一口气对着二老低头认错,却听见大哥低声不甘的叫了一声“三妹”,楼小西当下侧头看着脸色不甘又激动的大哥坚定道。

    “大哥,你听我的!今天的事情你确实做的不对,一会儿你和我一起给二伯他们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