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想要立太子除了太后谁也没有这个资格提这事,就是皇上也不能!

    秦相离开后后宫很快下了一道旨意。

    而同时皇帝也下了一道得罪罢斥户部尚书的折子,让户部尚书当晚就病了。

    半月后。

    一辆牛车走出京城进入明阳县再翻过山头慢慢出现在无望村外,坐在车上吊着手臂的楼小东头上的纱布已经拆了,多了一顶灰色小帽在头上遮挡他被剃掉的头发。

    兄妹二人看着炊烟袅袅的村子,心里不免有些归家心切,特别是这些日子楼小东天天喝粥吃药,嘴巴里全是苦味,哪怕是鸡蛋吃在嘴里他也觉得是苦的。

    “快到了吧姑娘!”

    赶牛车的老汉看着村子出现在眼前扭头询问,楼小西正准备指路就见狗蛋带着驴蛋小五和村里的其他孩子跑了上来。

    “楼三!小东哥,这是咋啦?”

    狗蛋听见玩的好的兄弟来报信说楼三坐着牛车进村里了,他当下大手一挥,带着兄弟们跑了过来。

    老远就叫着楼三的名字,走近了就看见楼小东的手吊着,一看就是折了,要不然不会这么吊着,当下担心的问道,忍不住眨巴着眼看楼小西。

    “小东哥,你不是去京城干活去了?咋回来了!”

    “楼三,你去哪了?这些日子都找不着你!”

    身后的小伙伴们围了上来一人一句叽叽喳喳的问道,有的孩子还稀罕的看着牛车,挡着了路走不了,楼小西只好和大哥在这里下车。

    等楼小西付了车钱,村里的孩子一窝蜂的上来问楼三是不是去京城了,又问楼小东的手怎么伤了。

    “行了,行了!你们少说点,让楼三怎么回你们!

    小东哥还伤着呢!让小东哥和楼三先回家,等会儿我们再来找楼三说话。”

    孩子们虽然不乐意可是也没有继续追问,狗蛋是他们的老大,他们不敢反抗!只是羡慕的看着楼小西,他们好些都没去过县城,更别说京城了,还有他们可没忘记刚才的车钱可是楼三拿的。

    狗蛋轰走了其他孩子,可是他却带着驴蛋小五亦步亦趋的跟着,研究着楼小东头上的灰布瓜帽子,眼里全是喜欢。

    “小东哥这帽子真不懒,戴上也不怕刮风冻脑袋,我回去也让我娘给我做一个!”

    “我也要!”

    “我也要!”

    后面响起驴蛋和小五的声音。

    现在刚入十一月,前两天京城就已经下了雪粒子,还好下的不大也不长,只是打湿了路面,气温虽然冷可是还能撑得住。

    这个帽子就是楼小西买了块布特意给楼小东做的,无望村的地理位置特殊,是在盆地四面环山,气温相对比较低,冬天要么不刮风,一刮风就能听见刀子划过的声音,能刮疼人的脸。

    听见狗蛋羡慕的话,楼小东嘿嘿笑了两声也觉得这帽子好,刚开始他还觉得别扭的很,这种帽子他可没看人戴过。

    “你这些日子是不是去找小东哥去了?我还说怎么找不到你了。”

    “嗯,大哥身边没人照顾,我去看着稳妥些。”

    楼小西对着狗蛋点了点头回道,看着楼家越来越近,让楼小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阿娘说大哥的事,还有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