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坐在马车上楼明叔父子二人也没有弄明白怎么就上来了。

    而楼小西却从小厮的口中得知这马车不是去无望村的,对方一个小厮身上穿的料子都是细棉布,可见马车的主人不是一般的人家。

    当下便没有多问,在小厮的安排下上了最后一辆马车。

    摸摸屁股下的垫子是精细的棉布缎子,这让楼小西越发好奇这马车主人的身份,不过她却没想到,今儿出门竟然会遇上好人了。

    她早就发现天气不对,虽然依然有太阳,刮起了风反而觉得闷燥,父女二人都知道这天怕是要变了,凭着他们三人的脚程只怕还没回村就要成落汤鸡了。

    这个时候淋了雨,只怕要闹一场病了。

    楼明叔父子上了马车后有些拘谨,也不敢乱看乱摸,只有楼小西算是最自在的人了。

    感觉到马车往前倾的时候,约莫一刻钟左右就到了分岔口,楼明叔父女三人也在这里下了车,对着马车的主人谢了又谢,才听见马车里传来一声稚嫩的男童说不谢。

    看着马车离去,父女三人只能加快脚步进村。

    一进家门就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楼小西瞪眼看着打在院子里约莫成人大拇指大小的冰雹,要是没有搭上车,他们父女三个光秃秃走在山里只怕会被砸的头破血流。

    一时间心里十分感激那马车的主人出现的时间太恰当了。

    不光楼小西这么想,楼明叔父子也十分庆幸闺女/三妹自作主张答应上了马车。

    “幸好回来的早,这冰蛋子还不得把人砸坏了!”

    楼老太听见声音也走了出来,看着三房的人回来,皱着眉头嘀咕两句就转回了房间,楼明叔跟着去了正屋,应该是把卖的钱交给楼老太。

    然而此刻和楼小西几人分开的马车也进了神女村李家大门。

    李府早已得到夫人少爷回来的消息,马车进门后就有丫鬟撑着伞迎主子下车。

    只见身穿宝蓝白领鱼纹长衫,脚蹬黑靴,十岁左右的孩子搀扶着约莫三十来岁的温婉妇人下来,孩子正是李家小少爷李闵之,而妇人便是李家主母曹文玥。

    “娘,您可还撑得住?”

    李闵之看着曹氏脸色不佳,顿时皱眉担忧询问,与曹氏的贴身丫鬟一起搀扶着曹氏回后院。

    “不用担心,娘还能撑得住。”

    曹氏见儿子皱眉,又吩咐丫头去炖燕窝粥送来,顿时拍了拍他的手柔柔道,眼里全是疼惜。

    “儿子陪娘用了燕窝粥再走吧!”

    “好!”

    看着曹氏用了燕窝粥歇下后,李闵之这才离开。

    曹氏身子一向不好,又有心病,只要情绪激动就会犯病,上次因为他生病曹氏就发了病差点没养回来,如今李家的人更是小心翼翼的伺候曹氏,就怕曹氏有个好歹。

    如今外面因为江南的事儿水深火热,曹氏理所当然的回到老宅养病,而他身为李家小少爷,自然也陪着曹氏回了老宅。

    李闵之让人送了热水到房间里,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被热气熏染的有了些气色,看着浴桶里的倒影,那张脸稚嫩的不像话,眼神却恰恰相反,稳重而淡漠。

    …………

    楼小南拉着楼小西去楼招娣家请教她针线,一进门就见荷花翠姐妹蹲在院子里搓着被子,一双手有些发红,楼翠花见楼小西姐妹来了赶紧起身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道。

    “小西,小南,你们咋来了?”

    “荷花姐,翠花姐,我和三姐来找你们玩,顺便谢谢招娣姐帮我三姐绣的荷包!我还带了酸枣来,我们给你们一人留点。”

    “小西,小南,你们来啦!我就不招呼你们了,当自己家一样!”

    楼荷花是翠花家里最大的女儿,今年已经有十六岁了,翻年就十七了,却还没有定下亲事。

    楼翠花家里的事儿村里的人尽皆知,家里全是闺女,又有两个药罐子,负担重,就怕娶了楼家闺女还要担负起楼家两个老人和下面几个小姐妹亲事,都心有戚戚,不愿意和楼家结亲。

    所以导致荷花到现在也无人问津!

    哪怕荷花人长得不错,性子好干活又是一把好手。

    楼小西对着荷花笑了笑叫了一声荷花姐,就被听见声音出来的招娣来娣带娣围着打招呼。

    来娣带娣一个八岁一个七岁,见到楼小南手里熟透了的酸枣馋的嘴里直咽口水,怯生生又带着欣喜的叫着四表姐和三表姐。

    “三姐,你和招娣姐学针线,我带着来娣带娣在院子里玩。”

    楼小南笑嘻嘻的一人分了几个枣子,剩下的都给了楼翠花就领着两个小家伙在一旁嘻嘻哈哈的玩了起来。

    “招娣姐,我今儿是来看看七叔公七叔婆的,不知道他们身体好些没有?”

    说起来招娣比起楼小西还要大一些,当然要叫招娣一声姐。

    “阿爷阿奶还是老样子!阿爷听见声音还问我是谁来着。”

    招娣黑瘦的脸上抿唇一笑说道,让楼小西跟她进了门。

    楼家二老住在正屋,屋里的门窗封的死死的,两个老人又不能起身,吃喝拉撒都在炕上,时间久了屋里就有股难闻的味儿。

    再听着屋里“哼哧哼哧”咳嗽的声音,楼小西眉头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跟着进了屋里。

    只见七叔公楼二黑半躺在炕上看着她进门,当下就咧着黄牙笑了起来,不等他开口人又咳嗽起来,招娣顿时上前帮他拍了拍背,倒了一碗热水过去。

    还不等七叔公喝完水,在另一面的七叔婆也“哼哧哼哧“咳嗽起来,来娣当下起来端起地上的痰盂,七叔婆这才吐出一大口黄痰。

    “是小三吗?快过来七叔婆看看,长大了,人也长的俊。”

    楼家二老在楼家族里排行第七,所以楼小西这一辈的人都要叫一声七叔公七叔婆,两人在村里的辈分还算高,是和楼老爷子那一辈的,只是二人病的不能起身,村里的人自然不会把二人记在心里。

    平时也很少有人上门,如今见到楼小西,二老心里都很是高兴。

    楼小西给二老打了招呼,七叔公就让楼招娣把她带出去玩儿,眼里还带着欢喜和淡淡的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