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小东的腿早就蹲麻了,看着三妹在身边一动不动当下有些担心,忍不住拉了拉楼小西的衣角,楼小西这才回神,看着大哥呲牙指着腿,当下翘了翘嘴角兄妹两人相扶着起来,向着巷子里走去。

    楼小东走几步忍不住看一眼楼小西,一连看了好几眼,心里嘀咕着三妹今儿怎么怪怪的,来了县里也不像别的孩子一样去别的地方逛逛,专门跑到茶楼听墙角来了。

    而楼小西此刻却在想江南和百花会的事情!

    听几人提起江南的情况,楼小西忍不住暗了暗眼色,当初她到那个奇怪的地方去的时候,她翻遍了历史上所有的朝代,也没有找出第二个大夏国来。

    在那里历史上确实有一个大夏国,可是却不是她现在所在的大夏国,上面记录的历史走向与现在的大夏国根本不一样,让她不知道她所在的大夏国是否是她所知道的那个大夏国。

    毕竟她所知的那个大夏国不过才短短十年便埋没在历史的洪流之中。

    然而现在的大夏国却存在了近两百年!

    不过她能肯定的是,大夏国之前的历史走向应该是差不多的,因为很多东西现在都已经出现和普及。

    然而前朝和大夏之间,却消失了一个元朝,这让楼小西有些迷糊感觉自己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

    虽然她不明白历史为什么变了,可是却越发想要知道这个历史的巨轮会驶向何方。

    虽然知道江南就算乱了也危及不到京城,可是她却忍不住有些担心,因为她知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听江南一带商户竟然已经出现罢市的事情,可见情况不容乐观。

    这也许就是朝廷和江南富商之间的拉锯战了,就看是朝廷会因为江南罢市导致市场上物价飞升而妥协,还是会不管不顾一举拿下整个江南财政大权了。

    楼小西根本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她所担心的事情竟然会一发不可收拾,甚至波及到了京城和明阳县内。

    楼小西突兀摇了摇头,偏头问。

    “大哥,你知道他们说的百花会是什么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人说起过,不过他们说的那些花儿什么的我都不知道,但是每年都有人拿花王,得了花王都有一千两银子拿呢,那可真是发大财了。”

    楼小东从没去过京城,见三妹问起京城的事情一幅迷茫的样子,不过他跟着阿爹来县里帮人做活的时候倒是挺人提起过,人人都羡慕能拿到花王的人,毕竟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一千两银子呢!

    够一大家子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见大哥满脸羡慕,楼小西却看的更透彻!

    既然是百花会,当然是以花为主,评选花王自然不是那些庸脂俗粉的普通花草能比,定是独一无二的珍贵品种。

    她一个一穷二白的平民百姓,别说花了,就是叶子也没有,自然是不要肖想那千两白银!

    不过么……看来这百花会不过是京城权贵之间的另一种比拼了。

    楼小西头脑灵活,很快就想通其中的关窍,毕竟比较珍贵品种的花草定是掌握在有钱的权贵人家手里,普通人家既买不起也无心欣赏花草,要不然举办百花会的人是吃饱了没事干专门送银子的善财童子?

    楼小西其实对这个百花会的定义猜的八九不离十,这确实是京城权贵之间的另一种比拼,不知多少权贵为了一年一度的百花会一年派了多少人出去四处搜寻名贵花草,就是为了能在百花会上崭露头角成为花王。

    只因为这百花会是秦相所举办,目的都是为了讨当今圣上欢心!

    当今圣上也是个喜文弄墨,对诗词歌赋也有些造诣的人,偶尔也寄情花草,下朝后时常召见有才华之人入宫切磋才艺,很是痴迷。

    而秦相便借此在京城举办了百花会,搜寻各种名花异草送入皇宫,当今得知此事也没有太过苛责,毕竟秦相举办百花会是自个掏的腰包,又以彰显京城百姓富足安乐为由,当今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不管是巴结秦相的还是讨当今欢心的,都卯足了劲开始搜寻奇花异草,只因为当选花王的人都无一不升了职位得了好处,所以这百花会就成了众人争相涿鹿的名头。

    楼小西有心想去看看百花会,不过她现在虚岁才十二,楼家又是这么个情况,她想要独自离开家门只怕有些困难。

    秀眉微簇,竟觉得现在的自己束手束脚,有想法本事却无法展开手脚实现出来,一时间眉间染上了几分郁结。

    如果她是个男孩子也许现在也不至于困在性别问题上!

    十二岁的男孩子已经能离家到县里做活或者做学徒,可是女孩子不能,算了,先走一步算一步。

    楼小西心里憋闷,也没注意楼小东的纠结,一个人蒙头向前走。

    等回到小摊上的时候,兄妹二人竟然发现东西都卖出去了,阿爹正焦急的等着他们回来,一见兄妹俩回来楼明叔也忍不住黑了脸,还是楼小西插科打诨才让楼明叔脸色好看很多。

    “阿爹,东西怎么这么快就卖完了?”

    “也是今儿运气好,有两户人家刚好要换新的背篓,其他的也都零零碎碎卖了出去,行了!该回去了。”

    楼明叔提起今儿的东西都卖了出去,脸色也松缓下来,当下领着一双儿女晚回走。

    父女三人走到一半的时候身后传来车轮碾过的声音,往后一看竟然有马车行了过来,父女三人只好退到一旁让路,却见马车走过时停了下来,一人从前面的马车下来走了过来客气问道。

    “我家少爷说一会儿可能要下雨,叫我过来询问三位要不要搭车走一程。”

    楼家父子都愣了,相互望了望面前的马车有些犹豫和拘谨,正想开口拒绝,就听见闺女脆生生的应下了。

    “多谢这位小哥!你家少爷真是好人,我们家是无望村的村民,不知和你家少爷是不是同路,会不会耽搁了你们。”

    小厮见身边的女娃娃一口就应了下来,口齿伶俐不说人也长得端正,也不像其他穷人孩子见到马车畏畏缩缩的,当下就对楼小西有了个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