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三妹跟着也行,有你我看着呢!”

    楼小北看了一眼满脸渴求的妹妹,当下想了想说道,又想着三妹这些日子都呆在家里,只怕也闷了,不如带三妹一起去透透气,有他和大哥看着,不会出啥事。

    见小妹眼巴巴的站在旁边,当下就让楼小南一道去。

    “诶!大哥二哥放心,我会照顾好三姐的。”

    楼小南见二哥没有厚此薄彼,当下高兴的笑了起来,上前要去拉楼小西。

    楼小西听见二哥让楼小南一起的时候垂了垂眼皮并没有说什么,对大哥二哥来说,楼小南也是他们的妹妹,自然不可能说不让她去。

    在楼小南上来拉她的时候淡淡地把手抽了出来。

    “我没事,不用劳烦小妹了!”

    楼小南的手臂僵了僵,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大哥二哥,这才低低的哦了一声,见楼小西这么冷漠,与以往疼爱她的样子大相径庭,反而利落的转身,当下皱紧了眉头,忍不住咬了咬牙追了上去。

    “三姐,你是不是还生我的气!

    当时我听见阿奶叫我,我一慌就松了手,我没想到会这样……三姐,对不起,你别不理我!”

    看着忐忑不安的小妹拉着自己的衣角楚楚可怜的样子,从小楼小南的身子就不怎么好,说是在娘胎里的时候没有养好,所以生下来后身子比起一般孩子要弱一些,再加上阿娘吃的不好,又要带两个孩子太过劳累,所以没有奶水给她吃,以致于楼小南长得比一般孩子瘦弱。

    她不过比楼小南大一岁,却是从小磕磕绊绊的把她带着长大,她身为姐姐,一直记得小妹身子不好,所以尽量有什么好吃的都给了她,就是怕她养不住。

    可是现在,她却连身子骨不好的楼小南都比不上,二人站在一起,她却比楼小南还要矮上一小截,以至于现在楼小西就算不低头也能看见楼小南的脸,仿佛二人之间的位子掉了个个。

    配合着楼小南的这副模样,看起来有些滑稽。

    如果是以前,看着楼小南这般模样,楼小西定会心疼,自责自己没有把小妹照顾好,让她受了委屈。

    而落在别人眼里,就好像是自己欺负了她。

    为此以前大伯看到过后还说过她,说她没有身为姐姐的样子。

    甚至因为楼小南的身子不好,大房还很怜惜宽宥她,偶然之间她还见到过大伯给她糖吃,只是她从来不嫉妒羡慕,甚至还高兴有人和她一起疼小妹了。

    可是当她见到过楼小南真实疯狂的脸嘴后,就算她再不愿意,也不得不相信这样的楼小南让她十分害怕,甚至还有防备。

    “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

    我只希望,这样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了,毕竟当时要是伤着你自己了怎么办?”

    楼小西看了看越发无措的楼小南,不软不硬的叹息道,抽出自己的衣角,追上了前面停下等她们的大哥二哥。

    楼小南从小算是被楼小西宠溺着带大的,一直以来楼小西都十分迁就让着她,在楼小南眼中,楼小西就是她的奴婢,就该让着她,被她压的死死的才对。

    毕竟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楼小西从来没有逃出过她的手掌心。

    唯一做错的就是当初醒来发现自己回到小时候后失控把她推下了山,却没想到她竟然没死。

    不管怎么说,这一世她必然不会让楼小西坏了她的好事。

    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上一世没有楼小西和李家的婚事这一世却有了,但是结果却是一样的,楼小西根本不可能现在就和李家有任何的牵扯。

    想来事情的发展虽然有偏差,可是依然殊途同归!

    那么她便不必太过担心,只要在李郎没见到楼小西之前就让她消失或者毁了她,那么这一世李郎的眼里心里就不会有她,她就不会再重蹈覆辙。

    看着前面瘦小的身影,想到她上一世的悲剧都是因为前面的人,就让楼小南的脸上一阵扭曲。

    不过她却发现,现在的楼小西不再听她的话了,也不如以往那么好掌控!

    难不成她记起了什么?

    可是想到这些日子的观察,她的样子也不像是记得什么,要不然凭着她的性子和年龄,不应该会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看着小妹慢吞吞的跟了上来,楼小东当下松了口气,忍不住看了看三妹,这才准备下田,不过下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嘱咐了一声。

    “三妹和小妹就在上面帮忙看着桶,别让桶翻了!”

    “诶!知道了大哥,你快去吧。”

    楼小西看着其他田里已经有了一些孩子在泥里掏了,时不时还能听见孩子们欢呼雀跃的声音,当下催促大哥快去,毕竟泥鳅滑腻灵活,最是不好捉,再不快点,等天黑了可就不好找了。

    楼小东应了一声,就下了地,却见二哥手上已经捉住两条泥鳅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两条泥鳅像蛇一样在二哥手里挣扎翻滚,顿时让楼小西欣喜欢呼。

    好家伙!只怕二哥手里的泥鳅最小的也有小半斤重,她没想到二哥的手气竟然这么好!

    当下高兴的喊道。

    “二哥,快!快扔进来,别让它跑了。”

    见三妹手足舞蹈的样子,一双桃花眼俊然眯成了月牙一般,露出嘴角的一颗小虎牙来,仿佛喝醉的猫儿摇晃着脑袋,让楼小北同样的眼角翘了翘,渲染上点点涟漪。

    可见见到这般活泼灵动的楼小西十分欢快,只见他点了点头,略带宠溺的应了一声。

    惹的一旁靠近楼小南的楼翠花愣愣的看着他,满脸的羞怯,眼中泛起点点水光。

    “翠花,你也来捉泥鳅吗?”

    楼小南见楼翠花这般模样眼睛闪了闪,当下上前笑眯眯的问道。

    楼翠花慌乱的收回目光,见自己的好朋友歪着头看着自己,当下一张黑瘦的脸上布满了红晕,结结巴巴的胡乱应道。

    “诶,是,是!你和小北哥也来了?”

    问完楼翠花在楼小南的目光下越发慌了,当下不等楼小南回话就要转身离开,却被楼小南一把抓住。

    “翠花你咋啦?我好不容易见你一回,你就要走!你没事吧。

    对了,我还没见过我三姐吧?走,我带你去见我三姐,我三姐见到你一定很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