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二冷哼一声大声道,目光频频落在门口荷花和牛娃身上,全是恶意。

    楼小北见此皱了皱眉头,扭头对着楼小东说了什么,然后就见他到村长和楼老头面前低语几句,只见楼老头皱眉深深看着他叹了口气对村长说了什么。

    楼小北对着楼老头点了点头,村长看着里面的情况只能点头,村里的人脸上虽然不愿意却顾忌着如今楼家的是村子里的富户才没有说什么。

    见大哥很快溜出去,楼小北这才供了拱手对着堂上的曹县令问道。

    “大人!小子有一事不明,还请大人容小子说两句话。”

    在人群里的柳有财见到楼家人有人离开,当下觉得不对劲,对身边的人指了指楼小东离开的方向后跟了出去。

    楼小东怀里揣着东西埋头急走,柳有财眼睛尖,见楼小东怀里的东西不少,并且去的还是钱庄顿时尾随上去,眼里也露出了狠意。

    等楼小东从钱庄出来,抄近路的时候正准备动手,却被一人一脚踢翻在地上摔了一个跟头,手里的木棍也落在了地上。

    “是你!丰宁,你是不是找死。”

    见到来人,柳有财脸色难看暴怒而起,却不想丰宁的动作比他还快,一脚踢在他胸口上把他踩了下去,嫌恶道。

    “柳有财,如果不是见你是柳家人的份上我早就废了你!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再骚扰我家里的人我就打断你的腿。”

    丰宁目光落在柳有财落下的木棍上,吓得柳有财浑身一个激灵咬牙硬撑道。

    “你这贱人,当初你们母女三个被人逼债赶出来的时候还不是柳家收留了你们,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就是恩将仇报。

    你别忘了!我可是你表兄,你要是敢动我,我绝不会放过你。”

    “表兄!你配吗?柳有财,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该知道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说完丰宁放下脚冷冷道。

    没错,柳有财就是她丰宁的外祖家的亲表哥。

    当年祥瑞镖局还在的时候她爹在县里也算是能说得上话的人,因此柳家也被接到县城扎了根,并且还借着镖局往来做起了生意。

    柳家人日子越过越好,柳有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县里和那些游手好闲的混混走到了一起,经常在一起偷鸡摸狗出入赌坊帮人逼债,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后来镖局没了,她娘被逼的走投无路后带着他们姐弟回了柳家,舅舅舅母和阿爷每天拉着个脸把家里的活儿都丢给她们母女做。

    后来柳有财还打起了她的主意,在她终于忍不下去把柳有财打了一顿后柳氏毅然决然带着一双儿女离开了娘家,因此差点害了小武。

    一想到当初如果不是楼小北送来了银两小武就差点没了,丰宁就恨不得打死这个狗东西。

    只是她知道不可能,她娘虽然愿意为了她们姐弟离开娘家,但是绝不允许她伤了柳家人。

    如果不是小武说漏了嘴,她也不会知道在她不在的时候,柳有财就时不时上门骚扰他们,她也不会在昨日跟了他一天准备好好教训他一顿,没想到会救下牛娃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