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定大家伙儿跑散也有可能,你也别多想。”

    “我知道!”

    赵守德知道沉重点头,其实心里都明白,只怕不见的人凶多吉少。

    黄河再次发大水的消息并没有第一时间传到京城,等消息传来的时候楼明伯等人都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而楼小暖的亲事也定下了日子,定在今年的九月。

    过年的时候李闵之给楼家送了不少年礼,吃用的东西都不少,而楼家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除了黑木耳外还杀了家里的一只羊,分了一半给李闵之送去。

    大夏的富人天冷后都喜欢吃羊肉,家里的两只羊今年没卖,正好杀了回礼。

    然后就是王家也送了年礼,楼家把剩下的羊肉分成两份,给王家送了些,然后就是酒楼掌柜也送了些。

    自然也收到了各自的回礼。

    等忙活完了过年的事宜,楼家也收到了李家送来的消息,楼明伯等人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保德州发生的事情。

    听说是有人贪污了水利银子才会导致黄河再次决堤,而且这次黄河决堤死了不少人,闹的大家伙儿人心惶惶。

    二月初,天气依然阴冷,这几日村口几乎都有人守着,算算时间村里的人差不多是这些日回来。

    好些人家的老人孩子甚至是日日守在村口,就怕得到不好的消息。

    直到这天天还没亮,积雪未化覆还没来得及清扫,无望村口隐隐出现身影,一个两个相互搀扶进村。

    看着阔别半年的家乡,大家伙儿很是激动,疲惫冻僵的身子似乎也有了力气。

    “先各自回家,好生养好身子恢复过来再说。”

    赵守德和楼家人分开,这次除了赵家和楼家两家人全乎的回来外,村里人还有不少人没回来。想到那些没回来的人,赵守德叹了口气。

    当初大家伙儿一起离开村子,现在却只有他们这些人回来,真是造孽啊!

    因为疲累他们已经没有说话的心思,各自打了招呼就散开了。

    楼明伯和楼小东搀扶着楼明仲把王长寿送回去后,三人这才往自家走。

    很快村子里就传来惊叫声,然后是哭泣声。

    保德州发水的时候村里人都知道了,大家伙儿心里都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所以今年的春节过的没有一点喜庆,都等着外出的男人们回来呢!

    这会儿听见动静起来,见到自家男人回来当下就抱头痛哭,家里人衣服都来不及穿都匆匆跑了出来。见到人回来自然是激动不已。

    这样的动静村子里不少,楼家人也和村里人一样,听见哭泣声第一时间就惊醒过来,楼小西衣服都没套上就下地跑出来,楼明叔见了赶紧呵斥住。

    “快去把衣服穿上,别冻着了,爹出去看看!”

    说着一边穿上衣服往外走,睡在炕上的小五听见动静也睁开眼睛翻身想要起来,楼小西一把把他抱起来坐着,转身去拿衣裳。

    “是不是老大他们回来了!”

    楼明叔出门的时候正屋已经有了动静,只见爹套着衣服走了出来,大房也有了动静。见到自家儿子已经去开门,楼明叔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