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阿爹叹了口气,领着几个孩子往家里赶。

    回到家,楼老头等人早已翘首以盼,见都回来了楼老头发话先吃饭。

    楼家人陆续上了桌,家里人明显很兴奋的样子,只有二伯脸色阴沉难看像谁欠他银子了一样。

    几个小的洗了手帮着端碗吃饭,楼小西用帕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扭头进了三房。

    一天不在家,也不知道小五乖不乖,有没有饿肚子。

    见楼小西进门也不帮忙就往三房钻,楼小暖瞪眼不岔却也无可奈何。

    进了屋,屋里的空气有些闷,羊奶特有的腥气混杂着药味儿。

    “回来了!累了吧!小五有娘看着,你快去吃晚饭。”

    见闺女一回来就进屋来看小儿子,钟氏心疼闺女这些日子忙的像个陀螺一样,劝道。

    楼小西几步走到炕边上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小五,见小五睡的小脸红扑扑的,像个小老头一样皱着眉头,小拳头捏的紧紧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伸手碰了碰小五的眉头扭头看着钟氏点了点头问道。

    “今儿我不在,小五没闹吧!”

    见闺女紧张小儿子比什么都重要,钟氏只能叹道。

    “中午的时候倒是有些不耐烦,不过很快就好了!有小南帮着看倒没出什么事儿。”

    听见这话楼小西很是满意点了点头。

    “阿娘吃了么?”

    “吃了,你别管我们了!快去吃饭。”

    钟氏点头催道。

    “行!”

    楼小西见小五没醒点了点他的小鼻子,这才出了门。

    饭后,一大家子坐在桌子上也没动,楼老太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铺子里的情况。

    提及铺子,一家子顿时正襟危坐看着阿爹,徐氏更是掩饰不住眼里的激动。

    只见阿爹从胸口摸出一个钱袋子递给楼老太,简单把铺子营业的情况说了一下,徐氏坐在旁边见楼老太手里沉甸甸的钱袋子不免有些心急。

    “老三!看样子咱们铺子今儿卖了不少东西!”

    见徐氏追问,楼明叔也老实的点了点头。

    “现在天热,草帽很好卖!光是凉席就卖了五六张出去。

    还有妞妞想出的梳妆盒子,来买东西的妇人见了也卖出去两个。”

    再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今儿卖了差不多三两银子。

    听见楼明叔这话,徐氏很是高兴,就是大房的人也十分欢喜。

    “改明儿我再去多砍些竹子回来,我在家帮着爹多做些草帽和凉席。”

    “成,趁着现在天气热,咱们赶着做凉席也能赚上一笔。

    山上的地先不忙种东西,先顾着铺子这头,等把地里的粮食收了山上的荒地也养的差不多了。”

    楼老头点了点头,看着长子说道。

    “凉席和草帽我和你大哥都会,其他的东西也不费劲。

    老三你现在主要还是做竹丝扇子,可不能耽搁了李家那头。”

    听见爹的话,楼明叔当下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楼老太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

    家里能赚钱,大房二房都很高兴,再加上自家男人都同意了,门氏自然不会多嘴说什么。

    而徐氏则是不敢轻易表达心里的不满,毕竟如今三房会赚钱,家里人都向着三房。

    她可没忘记自个是怎么被送回娘家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