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妇人后怕不已,旁边好事儿的妇人开始幸灾乐祸起来,却被村里的男人低声喝断,目光复杂的看着杨家人。

    当初如果不是杨家人来村里领着大家伙儿打猎才熬了过来,当时村里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官爷,我们乃是宁都杨家人,家中男子皆入伍为兵,家世清白可查,不知何时成了官爷口中的反贼。

    我杨家虽不是高官厚禄之人,却也不是无名小卒,官府一查便知。

    如此这般欲加之罪逼我等就范,又是为何?”

    杨怀鞍站了出来拱手如实道,步步紧逼,问得捕头晕头转向,什么宁都?什么杨家?

    他只是得了县老爷的命令来捉拿反贼,谁知道一上来却不是这么回事儿!

    怎么感觉这些人不但不像是反贼,甚至还颇有来历的样子。

    这让捕头一时间僵住,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唯有外面村民的议论声断断续续传来。

    看着院子中一屋子老小全是男丁,除了前面的老人和一个孩子,其他人个个身强体壮目光坚韧神色俨然,这让捕头心里不免打鼓起来。

    可是人是县老爷下令要抓的,衙门里的通告也贴了,不管这些人是不是反贼,都得抓回去审问过后才知道。

    只见捕头目光闪了闪逼近杨家人一步喝道。

    “是不是反贼不是你们自个说了算,得查了才知道!

    来人!把他们给我带走。”

    捕头一手掌着佩刀紧紧盯着杨怀鞍,生怕面前的人突然暴起反抗,大手一挥叫捕快抓人。

    随后出声警告威胁道。

    “我劝你们最好是束手就擒,要是当真清白无辜自会放了你们!如果反抗拘捕可就怪不得兄弟们下死手了。”

    说着目光移到杨老和庆哥儿身上,这让杨家人大怒,杨长生低吼出声。

    “你敢!”

    杨怀鞍脸色也顿时沉了下来,猛然向前一步,让捕头脸色变了变,身后的捕快见气氛骤变哗啦一下子散开围住他们,握着刀柄一副随时拔刀的样子。

    “呀!”

    门外看热闹的村民顿时惊呼一声大多抱头闭眼后退,胆小的人已经待不住赶紧离开。

    “住手!快住手,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爹!”

    赵村长见情况不对赶紧站了出来阻止,他的几个儿子顿时紧张叫道。

    村长复杂的看了一眼被围住的杨家众人,扭头对着捕头好言劝道。

    “元捕头!先别动手,此事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难不成是想包庇他们不成?”

    捕头冷笑一声看着村长问道,让村长眼皮子抖了抖,深吸一口气道。

    “刚才他们的话元捕头也听见了,杨家到底是不是反贼还不清楚,你要是在这个时候伤了人,等事情查清楚后难免会惹上麻烦。

    我身为村长,自然也不想咱们村背上出现窝藏反贼的罪名。

    还请元捕头再三思量!”

    村长这番话让捕头皱眉沉思,随后又看了眼杨怀鞍等人,心里不免有些犹疑!

    如果这些人是反贼还好,杀了也就杀了,可是要是不是,只怕是要惹上大麻烦。

    见元捕头犹豫起来,村长扭头看着杨老叹了口气。

    “杨老,刀剑无眼,真要动起手来吃亏的还是你们。

    如果你们真是清白的,县老爷绝对不会冤枉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