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又拿出帕子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做中人这行什么样的客人都能碰上,自然不可能像其他人一样穿个汗褂就出门,要是遇上讲究的客人还不得留下不好的印象,这生意也做不成了。

    自然是要穿得体面些才行!

    人走在太阳底下,这汗水自然止不住的流。

    听见中人的话叔侄二人相视一眼眼里都有了笑意,就见楼小北笑着开口说道。

    “叔,这是咱们家自个做的草帽,专门来遮太阳的,戴上这个能凉快不少。

    叔要不试试?”

    听见楼小北的话,中人眼前一亮,停了下来。

    “给我戴着试试看好不好用,要是好用我一定也买一顶。”

    说着接过楼小北的草帽自个戴在头上,帽子上还有两条布绳可以拴在下颌下面固定,也不怕帽子掉了下来。

    “不错不错!不如这顶草帽就卖与我,我便不收你们这次的中人费如何?”

    按道理,请中人看一间铺子不管生意做不做的成都要另外给十文钱的辛苦费,然而生意做成,中人还得从租金里面再抽成。

    如果这间铺子看不上,还得看别的铺子,自然还得给十文钱。

    叔侄二人哪有不愿意的,能少拿钱出去就是赚了。

    这草帽本就不费什么功夫,就是楼老头一下午就编出来了。

    西门的铺子确实不大,是一间大铺子隔出来的,大门最多只能三人并排这么宽,旁边是一家卖糕点的铺子。

    周边全是卖吃食和杂货的铺子,还有一些酒肆和粮铺,杂七杂八卖什么的都有。

    再加上周边有不少平房,这地儿热闹归热闹,就是太杂!

    楼小北知道要是在这儿开竹器铺子,不说周边各种吃食的味儿会不会沾染上竹器,毕竟像凉席竹枕头扇子那些都是近身的物件。

    要是有了味儿谁还买?

    就是竹丝扇子在这地儿也卖不起那么高的价!

    他可是听见三妹说了,那竹丝还能编门帘屏风等大件的东西,这铺子只怕也放不下。

    “大伯,这铺子会不会太小了!有的物件根本放不下,也放不了多少东西。”

    要知道光家里的箩筐篓子就能把这铺子给塞满了。

    听见楼小北的话楼明仲也觉得有些小,当下为难看着中人。

    “这铺子确实小了些。”

    “我手里还有一间铺子在东门,比这个还大一些,后面还带了一个院子。

    不过价格要比一般铺子贵一些。”

    东门那条街都是一些上档次的铺子,不是胭脂铺子就是酒楼和金楼,还有卖成衣的绣楼。

    说起来李家的绣楼就是在那一条街上。

    周边也是一些富贵人家住的地方,自然那边的商铺也是十分紧俏。

    “可以!麻烦叔领我们去看看。”

    听说是东门的铺子楼明仲有些犹豫,不用想也知道那儿的租金贵,却没想到楼小北已经爽快应承。

    就想着先去看看,要是太贵就再找。

    东街的铺子就在临街的岔口上,走到路口一眼就能看到,不管是走那条路在这里都能看见。

    铺子后面带了个小院子,没有房屋,不过铺子后面有一间隔出来的小隔间,好像是专门拿来休息的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