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都市小说 > 农女要翻身:四叔,娇宠小甜妻 > 第207章 楼小蜜上门
    大长房媳妇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进门就先解释了家里人都在地里干活,楼大爷因为去年被难民撞的那一下身子不如以前硬朗就没有下地,婆母得在家看着公公,一家老小没有一个闲的,她便代表全家过来看看孩子和钟氏。

    “你爹身体怎么样了,应该没事了吧!”

    楼老太也晓得大哥年纪大了,上一次难民闯进家里受了不少惊吓,这不身体一直不怎么好。

    只是后来家家都过的艰难,二房就是想帮忙也使不上力。

    好在现在日子好了,这才能喘了口气。

    周氏点了点头,脸上有些愁绪说道。

    “爹年纪大了,身子骨不如以往硬朗。

    好在一家人齐心协力,朝廷也鼓励咱们开荒,日子只能是越过越好。”

    “谁说不是,还是大哥有福气,有你们这些儿孙在,咋也能把日子过起来。”

    楼老太叹道和周氏说了几句就让她去看老三家的,周氏这才去了三房。

    村里人都晓得钟氏这胎生的凶险,生的时候楼家的动静不小,后来又请了王郎中进门,没多久又急急忙忙去县里请了大夫。

    都晓得钟氏难产,村里都在传钟氏这胎伤了身子活不了几年了!

    自然这些话都是私底下在传,没人在楼家人面前触霉头,见到楼家人都是恭喜楼家添丁的话。

    大房自然也听见了这话,也没贸贸然上门,二房这边送了红鸡蛋才上门道贺。

    不过周氏进了三房却注意到钟氏的脸色确实不怎么好,屋里的血气也没散,心里顿时沉了沉。

    周氏说了几句心疼钟氏的话,又看了看孩子,见孩子唇色泛紫比起一般孩子小的多,说了几句吉利话才离开。

    走出三房周氏就叹了口气。

    回到大房就如实把钟氏的情况说了,让大房的人心里也有些唏嘘沉重。

    村里传的话起码有七八分是真的!

    楼小蜜一直在孙家等消息,算了算时间三婶也该生了,一接到消息隔天就回了娘家。

    这次楼小蜜回来带着些红糖糕点,是孙小宝前些日子从县里给她专门带的,回来的时候她嫌东西太少自己掏钱买了两斤肉回来,脸上也好看些。

    孙小宝回了县里读书,所以只有她一个人回来。

    在得知三房生了个儿子楼小暖的心情就一直很好,起码进门之前是这样的。

    她进门就把带的东西拿进了正屋,见篮子里没鸡蛋,不过有一包红糖和糕点,再加上两斤肉算起来也不算少了。

    门氏脸上有一丝欲言又止却没说什么,就听闺女让她中午把肉炒上给家里人改善改善伙食。

    楼老太看了眼楼小蜜说道。

    “用不着全炒了,切一斤下来。”

    楼小蜜笑着没说话,楼家的伙食都是楼老太在安排,她这个出了门的孙女还当不了楼家的家。

    “那这包糕点就给家里人分了吧,这红糖补血,给三婶放着吧!”

    门氏见楼老太没反对,就把糕点分了,把红糖放了起来。

    楼小西在旁边翻了一个白眼十分无语,楼小蜜拿的这些东西哪里是给钟氏准备的。

    谁不知道看望生产的妇人最少该准备些鸡蛋和红糖,大方点的还会抓只老母鸡上门。

    不过说起来楼小蜜拿的东西也不少,要挑理还真没啥好说的!

    楼小暖从楼小蜜进门后人就有些激动,一直拿着一双委屈的眼睛看着楼小蜜,脸上全是忿忿不平,楼小蜜不是没看见,却没有当着其他人的面前问。

    只是有些好奇二伯娘怎么不在,要知道以徐氏的性子,她娘都待在家里没下地,二伯娘就肯定不会去地里干活。

    门氏去做饭,楼小蜜这才去了三房,楼小南刚好赶着羊背着猪草进门,让楼小蜜脚步顿住,惊谔的看着那只大白羊。

    “这是?”

    楼小暖见楼小南赶着羊进门,眼里有瞬间的扭曲。

    “这是三房买的羊!人家现在日子不知道多好过,才不稀罕大姐买的红糖。”

    楼小暖哼了一声,楼小南见楼小蜜回来目光闪了闪,叫了声大姐。

    楼小蜜被自家二妹的话说的心惊肉跳,三房哪来这么多银子买的起羊,就见楼小暖气冲冲的转身进楼大房。

    她也没好再问,只是脸上的表情不似刚才那般轻松自然。

    强笑道。

    “我去看看三婶。正屋里有糕点,四妹去拿吧!”

    楼小蜜对楼小南说道,目光从羊身上划过转身去了三房,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要知道现在农忙,门氏还没有机会把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自家闺女,以至于楼小蜜这次回来总觉得楼家三房变化太大有些不能接受,再有楼家请人开荒的消息也传到了村子里,她这次回来就是问问家里啥情况。

    只是到现在也没机会问她娘!

    如今的三房门窗都关上,只留了一个小缝通风换气,门不但拉上,门帘都没换下来,主要是为了挡风,防止三房的人进出吹到了屋里的钟氏和孩子。

    “三婶,我来看看你和四弟。”

    还没进门楼小蜜就笑着说道,欢喜进了门,钟氏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一动就感觉下面有东西流了出来。

    “三婶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有没有请王郎中来看看。”

    楼小蜜关心道,目光却在三房转了一圈,见孩子在钟氏身边,炕尾处还放了一个针线笸箩,里面放着五彩斑斓的绣线很快被楼小西拿走。

    “大丫头快坐,我自个的身体我知道,大夫已经开了药!”

    钟氏对楼小蜜很客气,毕竟是出了门的侄女,也算是楼家的贵客了!

    “那就好!三婶,我能看看四弟吗。”

    小五一天到晚差不多有十来个时辰是在睡觉,除了刚开始有些手忙脚乱和被楼小暖吓到差点闭过气外,这孩子前所未有的好带。

    只要饿了及时喂饱他的小肚子,拉了也马上给他换尿布,几乎不怎么哭闹,都是先哼哼唧唧提示两声,你要是不懂他才会哭起来。

    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在睡觉,现在也不例外!

    “孩子睡着了不好把他弄醒,你过来看看吧。”

    钟氏笑道,楼小蜜这才走过去看孩子,见孩子居然比起一般孩子要小得多顿时低呼道。

    “怎么这么小!”

    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有些不满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