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是丁氏娘家让去抓猪仔的日子。

    见楼老太走了,徐氏气鼓鼓的把刷把摔在盆里,挨近门氏挑拨道。

    “难道大嫂你就不生气?娘刚才肯定拿了银子给老三让他去买人参给三弟妹补身子。

    也不知道拿里多少银子!”

    见门氏没接她的话,徐氏接再厉道。

    “大嫂,那可是人参啊!这么金贵的东西我想都不敢想,谁家生个娃还得吃人参才能好?

    我看那大夫就是为了多赚点钱才这么说的,人参这玩意儿多贵啊,没有几十两银子能买的下来?

    要我看随便吃点药就行了!家里也杀了鸡,一天一个蛋养着也够了。”

    门氏听着徐氏这话叹了口气。

    “三弟妹也不容易!”

    徐氏见门氏竟然还帮着三房说话,差点气个仰倒,觉得大嫂这是事不关己,刀子不落在自个身上不知道疼是吧!

    大房没有儿子二房还有呢!

    以后这家里的一切都有她儿子一份,现在紧着三房把银子花了,她儿子以后不是要少分一份?

    顿时劈里啪啦扯道。

    “家里笼统才那么点银子,掰着手指头也能数过来,咱们一大家子现在还买着粮食吃,花钱的地方不少呢。

    你家二丫头也该说亲了,说完亲就得准备嫁妆,多多少少还是要花些银子!然后家里的二娃我家小天,两个也到年纪了,定亲也得要聘礼吧?

    到时候大娃媳妇要进门,又得花银子,三房两个丫头差不多也大了,你觉得家里这点银子够办下来?

    如今三房又添了一张嘴,三弟妹成了病秧子,这就是个无底洞,家里就是有金山银山也不够三房败的。”

    门氏皱眉,虽然知道徐氏得话有些牵强,可是家里缺银子也是事实。

    不过她心里清楚,如今家里的银子都是三房赚的,娘就算拿银子给三房,大房二房也没啥好说嘴的。

    难不成真的看着三弟妹去死?

    大夫可是说了!三弟妹这胎伤了根本,好好养着还能有几年好活。

    “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样严重,家里的男娃定亲晚点也没事,毕竟大娃还没成呢!

    至于小暖那丫头!如今村里谁家不知道咱们家的情况,能出多少嫁妆就出多少,别人也不会说什么。

    再说如今家里的银子是三房赚的,给三弟妹抓药也是应当的。”

    门氏不想和徐氏这个妯娌扯这些,她现在还想着三房家的小五能养活下来,要不然她从什么地方找这么一个合适的孩子。

    是的!门氏依然怀着期望,希望三房的小五能养活下来。

    娘既然拿银子给三弟妹买人参,自然不会不管孩子,有了人参,孩子肯定能养活!

    这样隐秘的心思楼家人都不知道!

    就是楼明伯在知道这个孩子先天不足患有心悸之症后也觉得可惜,当下歇了过继的心思,要知道凭着楼家现在的情况可养不活这个孩子。

    就算这个孩子养活了,以后也是需要汤药养着,还怎么帮他撑门户传宗接代!所以他再也没有提过过继一事儿。

    “我看大嫂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只有两个闺女送出门就了事,那像我,还得为自个儿子打算。

    我不相信你家二丫头没嫁妆能嫁到什么好人家去。”

    徐氏见说了半天门氏依然没有和她统一战线,脸色顿时拉了下来阴阳怪气戳着门氏的心窝子,转身拿着背篓出了门。

    楼老太走的时候还安排了徐氏等人去划拉猪草回来。

    “娘,二伯娘说得都是真的!你真的不打算为我准备嫁妆?”

    门氏见小闺女站在角落里气急败坏的看着自己,眼里有怨怼和不敢置信!可想而知刚才那些话她都已经听见了,当下慌了一瞬,木着脸呵斥道。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这些话是你能问的,被人听见了像什么话!?你奶让你去划拉猪草,别一去老半天才回来。”

    门氏边说边准备去菜地干活,就听见楼小暖突然仰着头尖锐质问她。

    “凭啥!凭什么我要去划拉猪草,楼三楼四就能在家休息?

    凭什么三房拿我的嫁妆银子去买人参,我就只能嫁到穷人家去。

    我就要问问三婶,凭什么!难道她的闺女是宝,我就是根草。”

    楼小暖越说越气,闷着头像个爆发的牛犊子一样要往三房冲进去,门氏脸色都变了,赶紧去拉她。

    在屋里的钟氏把外面的话听的清清楚楚,脸色渐渐苍白下来,身边的小五也被外面的动静吓得醒了过来,唇色发青,让钟氏心如刀绞。

    楼小南赶紧去帮钟氏把孩子抱过去,门就被楼小暖“砰”的一声撞开,孩子嘴里刚塞进母乳却被惊着了,哼哼唧唧哭了起来。

    “你这个死丫头你干什么,你三婶还在坐月子不能吹风。”

    “你要干什么!我小弟身体不好,你要是吓着我小弟了我跟你没完。”

    看着气势汹汹的楼小暖被门氏抓着往外扯,楼小南下去推搡道。

    “出去!”

    楼小西早在外面动静变大的时候就已经惊醒过来,翻声起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听着小五猫一样的哭声,火气瞬间冲上了脑门冲出去一把扯住楼小暖的头发把人拉了出去甩在地上。

    “小三,你别生气,你二姐她不是故意的。”

    门氏见闺女惨叫着被甩在地上又气又急,屋里的钟氏也被闺女这番动作吓了一跳,想要叫楼小西别这样,可是小儿子哭的脸色发紫没有了声音让她心里一慌。

    “……妞妞,快来看看你弟弟,他这样子有些不好了……”

    屋里钟氏惊慌失措喊道,楼小西看也没看楼小暖一眼转身冲进了屋里,果然见小五脸色越来越青,赶紧把孩子接了过来为他渡气,没几口才听见他重新哭出了声。

    “小五这样不行!阿娘,我要带小五马上去医馆。”

    钟氏早就急的一直流泪,儿子病成这样她什么也做不了。听见闺女要去医馆,她慌的厉害,只能顺着点头。

    李闵之刚到楼家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吵闹声,正准备等会儿再进去就见门打开了,胸前挂着襁褓的楼小西神色冷厉出现在面前,双方见面都惊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