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小儿子睡了过去,楼明叔明显松了口气,看着闺女把孩子放在炕上后就准备去把药煎上。

    楼小西拦住他。

    “阿爹还是我去吧!那药怎么煎的您也不知道。”

    等熬好药喂了钟氏,楼小西就让楼明叔去休息。

    毕竟明天阿爹还得下地干活。

    楼明叔拗不过闺女,想了想才点头。

    见阿爹一倒下就打起了呼噜,不用说今儿肯定累狠了!

    她坐在马扎上看着还没编完的扇子,试着自个动手编了编,却发现竹丝太细软绵绵的不好拿捏,每次抽竹丝出来的时候都不好抽出来。

    楼小西拿着竹丝扇沉思,想到了钩针!如果有钩针,不但方便许多,速度也能提上来。

    越想楼小西越觉得可行!准备想法子做出钩针来。

    这边楼老头知道楼小西做的一切还有三房如今的情况,沉凝半响才开口说道。

    “家里不是还有一百两银子,你明儿拿五十两银子给老三。

    真要眼睁睁看着老三家的去死,只怕老三会寒了心!如今家里的银子都是老三赚的,老大和老二也没啥好说嘴的。

    以后家里的事情让大房和二房多担待些,你也别小看了三房的几个娃。”

    这不光是因为三房的儿子最多,还是因为三房的老二老三两个孩子最聪明。

    钟氏突然倒下,可是三房几个孩子却一点也没乱,家里的事情都是三丫头在把持着,就是老三现在也都听这丫头的话。

    在外面大娃和二娃在一起看似大娃说话算话,可是只要二娃开口,一般大娃都是跟着二娃走。

    老大没有儿子,以后不管是执意过继四娃还是在村里找合适的孩子,都需要老三帮衬才能把日子过起来。

    没有儿子,只能靠亲兄弟。

    至于老二!

    楼老头在黑暗中皱眉,老二两口子就是那扶不上墙的烂泥,好吃懒做,要是没有老三看着他些,他都怕两口子会饿死在村里。

    如今别看三房有了钟氏四娃这个无底洞,可是老三手上还有扇子这活儿,更别说有二娃和小三儿,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差。

    他不能让老三对一家人感到心寒,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希望以后他们两个老的不在后也能念着亲情相互帮衬走动。

    楼老太在听见老头子让拿五十两银子的时候就想说话,脸上有些犹豫,毕竟家中一大家子要吃饭,现在家里油盐柴米酱醋茶都需要拿钱买,还有家里要是有个头疼脑热人情往来都是需要花钱的。

    再有老大家的楼小暖也该说亲事了,二娃三娃也是这两年,还有大娃后年也要摆酒迎新媳妇进门,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要花银子的。

    等把大娃二娃楼小暖的事情定好后,三房的两个丫头也大了,就家里这一百多两银子哪里够?

    这也是为什么今儿她没有松口拿银子出来的原因!

    她不能为了三房一房不管其他两房。

    现在听老头子一番话楼老太也想通了,知道现在家里老三最有本事,要是不管老三家的,老三这心里也不会好想,以后老三赚的银子只怕也不会上缴给她。

    当下咬咬牙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明儿我把银子给老三。”

    “四娃就算身体弱也是咱们家的孩子,如果能养活就好好养着,老大夫妻晓得这孩子身体不好应该也不会开那个口子。”

    楼老头叹了口气,四娃身体不好,能不能活下来还不一定,老大两个应该不会再开口提这事儿。

    楼老太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当下点了点头。

    楼老头正准备睡觉的时候楼老太突然醒悟过来。

    “今天老三和二娃去县里请大夫最少花了一两银子,老三身上不会留银子,也就是说钱是二娃给的。

    二娃哪里来得银子?还有家里买鸡仔和布料棉花的钱,算起来有好几两银子。”

    楼老头也惊醒过来。

    “这事儿你别管!二娃知道分寸,老三赚的钱你拿着就行。再说孩子也没把银子花在别人身上。”

    楼老太有些不甘心,却也没有反驳老头子的话。

    一夜无话,第二天楼家人起来的时候楼明叔已经在院子里编扇子,钟氏刚才已经清醒过来看着孩子,楼小西舀了些鸡汤在里面煮了个鸡蛋正准备端出门就被徐氏看见,看着黄澄澄的鸡汤里面窝了蛋,徐氏眼睛都绿了。

    “果然是同人不同命!这鸡汤窝蛋啥时候咱们也能尝尝。”

    徐氏语气拈酸的厉害,恨不得把碗夺过来尝尝这鸡汤是啥味儿。

    可是她又不敢,只能眼睁睁看着楼小西端走。

    “这怎么还有蛋!”

    钟氏靠着枕被有些虚弱,见闺女端来的鸡汤里面还有鸡蛋惊了惊。

    “阿奶给的,给娘一天一个鸡蛋坐月子。

    阿娘快吃吧,要是冷了就腥了。”

    钟氏看着碗里的鸡汤加鸡蛋满满的一碗,她心疼两个闺女没吃到什么好东西,就想让她们把里面的肉和鸡蛋分来吃了。

    “娘喝点汤就行了!”

    楼小南倒是想吃,她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不过她知道有楼小西在这鸡蛋和鸡肉是不要想了。

    “这些日子家里煮的都是白米饭,还有肉!阿娘不用担心咱们没吃到好东西,不信你问小妹。”

    见楼小西看过来楼小南只能点了点头。

    “阿娘快吃吧,吃了还得喝药。”

    见闺女催促,钟氏晓得家里忙着种地是会煮干米饭吃,这才把碗里的东西吃了。

    没多久楼小北就端了碗药进来,闻着药汤里散发的人参味儿,楼小南的目光闪了闪。

    昨儿她可是知道家里没拿银子出来买过人参!

    想到昨儿是楼小北跟着药童出去,后来药童回来又拿了药出去,莫不是就是那时候拿的人参。

    吃完饭楼老太把楼明叔叫进了屋,出来后他的眼睛就有些红,然后让老二楼小北与他一起去了县里,大房没说话,二房是敢怒不敢言!

    心里已经是猜到楼老太拿了银子给三房,洗碗的时候徐氏把碗摔的砰砰作响,气的楼老太站在院子里把徐氏咒骂了一顿。

    骂完了徐氏,楼老太把家里的活儿分给了两个儿媳妇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