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水仙再如何也是和大哥定了亲的人,楼小暖之所以这般针对她也有三房的原因。

    “你才是吃白饭,你们都是吃白饭的赔钱货,贱人!想让我道歉想都不要想。”

    楼小暖脸色狰狞一把推开楼小西低声咒骂转身就跑,也没管被她差点推倒的楼小西跑进了院子。

    “小西你没事吧!

    你别因为我和她闹脾气,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堂姐。

    我没事的,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王水仙一把扶住楼小西低声劝道很快离开,楼小西叫她都没叫住,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脸色难看的进了门。

    进门后已经不见楼小暖的影子,看着紧闭的东厢,楼小西只好先晾衣裳。

    楼老太也从村长家里回来,脸上带了笑进门。

    “行了,让咱们过两天去抓猪仔。”

    “那我这两天把猪圈收拾出来。”

    抓猪仔也算是楼家的大事儿了,知道过两天家里要抓猪仔,楼家人都很欣喜,阿爹当下准备找时间把猪圈收拾出来。

    此刻楼明仲和徐氏跟着楼小北已经到了县城酒楼,掌柜的让人把豆芽做了出来试了味道,又听楼小北的建议做成凉菜,尝了味道不错给出八文钱一斤的价格。

    一斤豆子才五文钱,能发两斤半的豆芽,一斤豆子纯赚十几文钱,这可喜坏了楼明仲和徐氏。

    掌柜的买下两人手上的豆芽,得知豆芽要过几天才能有,又让两人过些日子再送些来,正好这几天看看这豆芽菜好不好卖。

    出了酒楼,卖豆芽得了五十六文钱,夫妻二人看着街边卖的肉包子使劲咽口水,又闻到卤肉的味道,心里蠢蠢欲动。

    “他爹,好久没吃肉了!咱们先买两个肉包子打打牙祭。

    趁二娃不在我们赶紧走。”

    楼明仲也被勾起了馋虫,也不想到嘴的肉飞了,毫不犹豫的点头准备离开。

    “二伯,二伯娘你们这是准备去哪!”

    两人脚步僵了僵,有些心虚又气恼不已,不用说豆芽卖给了酒楼二娃肯定知道卖了多少钱,这会儿被叫住两人到嘴的肉包子就没了。

    “能干啥!自然是回家去。”

    楼明仲脸色不好,徐氏也拉着脸,眼里全是不耐怨怼。

    “哦!我这里也好了,正好一起回去。”

    楼小北推着两桶潲水看着两人,楼明仲皱着眉头嘴角动了动不冷不热的应了声。

    徐氏闻着卤肉味儿肠子痒痒,一直吞口水,看到卖猪肉的地方终于忍不住拉扯着楼明仲冠冕堂皇说道。

    “咱们家里也好久没吃过肉了,一家老小还得下地干活,不吃肉哪有力气干活。

    孩子他爹,咱们买点肉回去给家里人补补身子,亏了谁也不能亏了家里的老人。”

    肉包子没有吃到,总不能连肉也不买点。

    案板上白花花的肥猪肉颤颤巍巍泛着油光,让王氏和楼明仲两人都吞咽着口水,就听他扭头无奈道。

    “你二伯娘说的对,咱们是该买点肉回去给大家伙补补身子,不如就买两斤回去!?”

    说着脚步已经往肉摊上去了,徐氏跟着,指着最肥的一块肉让屠夫砍两斤下来。

    “咱们家可是经常来买肉,你秤得称足了!”

    徐氏盯着肉见屠夫麻利砍了块肉下来,看了眼对方提醒道,让屠夫不耐烦道。

    “我家在县里卖了这么多年猪肉,可从来没有缺斤短两过,不想买就去别的地方买。”

    说着手中的刀一下子栽在木墩上,瞪着徐氏。

    徐氏见一个卖猪肉的这么跟她横,顿时脸就拉了下来,却被楼明仲一把拉住,徐氏瞪眼。

    “就在你家买,你家猪比别家肉膘多,你就给我称两斤肥猪肉。一共是四十四文钱对吧。”

    说完楼明仲拿了四十四文钱放在小筐子里,屠夫见徐氏没逼逼叨叨再说话,这才把肉称上用草绳拴好递给两人。

    “你也不看看其他摊子的肉是什么样,你一闹人家还会把肉卖给你才有鬼。”

    徐氏看了眼旁边摊子上的肉都没有这家肉的膘多,还多是瘦肉,脸色依然不好,跟着楼明仲身后嘴里低声咒骂卖猪肉的屠夫。

    “狗娘养的的杂种烂货,生儿子没**的烂东西——”

    两人回来的时候脸色都不一样,只见二伯提着猪肉眉开眼笑,二伯娘一脸憋屈难看,嘴里翻来复去在骂人。

    楼小北眉头皱了皱,实在是徐氏骂的字眼太恶毒难听。

    走到半路的时候徐氏累的气喘吁吁,来的时候想着钱到手里能吃上一顿还不至于这么累,看着楼小北推着的木板车上两桶潲水占了一些地方,前面还能再坐个人,就想去板车上坐着。

    “我实在走不动了,要不我坐在板车上把我拉回去,这样快点!不然再耽搁下去天就要黑了。”

    两桶潲水才几十斤,用板车推着也不算很重,只是上坡的时候有些费力而已。

    可是如果多加一个一百来斤的徐氏他是肯定拉不起来,然而徐氏已经手脚麻利爬上了板车上坐着。

    “二伯,二伯娘走不动了让你推着她走。”

    车停了下来,徐氏脸上的得意顿时僵在脸上回头啐了一口楼小北。

    “我啥时候让你二伯推车了,你不是推得好好得,还想让你二伯帮你干活咋地?

    三弟他们就是这么教你孝敬长辈的!?”

    “我没力气了!二伯娘不会不知道我身体不大好吧。

    王爷爷都说了,我这身体累不得。

    所以只能让二伯来推二伯娘,我没力气到时候摔着二伯娘就不好了。”

    让他来推车,楼明仲怎么可能愿意,不等徐氏说话就虎着脸瞪她没好气不耐道。

    “你还坐着干啥?真让老子来推你回去,也不看看你那一身肉,谁能推的动。

    你好意思让二娃推你回去,我还怕被人戳脊梁骨。”

    被自家男人埋汰一顿徐氏脸色有些扭曲,木着脸不下来,却见楼小北站在一旁似笑非笑看着她,看样子也不会来推车走。

    楼明仲是绝对不会去推车的,见徐氏坐着不动,瞪眼啐道。

    “懒得理你,不走你就在这儿坐着!”

    说完自个就先走了,也不管徐氏走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