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爹一把扇子就做了二十多天能和其他扇子一样。”

    楼小东听见这话当下怼了回去。

    “再了不起也只是把扇子!”

    徐氏嘴里下意识嘀咕反驳,目光紧紧看着老爷子手里的银票。

    “爹,是真的吗?”

    楼明仲也坐不住了。

    老二一把扇子真的卖了这么多钱?

    “是永昌钱庄的银票。”

    楼老头点了点头,楼明仲和徐氏顿时眼睛都红了。

    “一把扇子怎么会卖这么多银子?小三你把话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楼老太这时候也忍不住开了口。

    “阿爹做的扇子是用竹丝来做的,做出来很是精巧,李家是生意人,他说值这么多银子肯定就值这么多。

    人家总不可能白白送咱们家银子。”

    楼小北抬头说道,楼家人都没想到老三做的扇子竟然这么值钱,楼明叔赶紧摆手感叹道。

    “那扇子是妞妞想出来的,虽然有些麻烦,当初也是为了哄妞妞开心!

    谁知道卖了这么多钱。”

    “当时我只是提一嘴,也是阿爹的手艺好才能做出来,要不然我就是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

    “怎么没用!三妹可聪明了,不但把扇子卖了,还和人家签了契约,让人家买咱们家的扇子。”

    楼小东一脸骄傲,把和李家签了契约的事情说了,就见楼明仲一脸激动看着老三道。

    “发了发了,咱们家要发了!

    从明儿起,我不去开荒了,我跟着老三在家做扇子,钱还来的快些。

    老三,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可不能藏私。”

    楼家人全都一脸喜色,有了这些银子楼家也不怕撑不到秋收。

    “和李家说好了,两个月后要交三把竹丝扇给他们。

    爹可不能耽搁。”

    楼小西看了眼楼老头说道。

    “怕什么。有我帮着老三做,肯定很快就能做出来的,是不是老三!?”

    楼明仲挺着腰杆自以为是道,恨不得让老三马上教他做那捞什子扇子。

    他没注意到楼老头若有所思的脸色,他此刻正围着老三问那扇子怎么做的,徐氏也在旁边说兄弟之间要相互帮衬,有他二哥帮他肯定事半功倍的话。

    “你什么都不会能做什么,留在家里只能给老三添乱,明儿跟着我出门开荒。”

    楼老头见老二夫妻一找到机会就想留在家里偷懒,老二几十岁了连竹篾都没摸过,要想学早就学会了。

    还用等到现在?

    不抓紧在春种之前把荒地开了,等到了春种就得侍弄自家的地了。

    老三做的扇子能赚钱支撑一大家子也是一件好事。

    要知道现在楼家的粮食可不够吃到秋收,到时候还要有银子买粮食才行。

    “爹你可不能偏心,我留在家里帮老三也是为了咱们一大家子,荒地不是还有大哥大嫂他们。”

    楼明仲不干,他要留在家里跟老三学做扇子赚钱。

    开荒又脏又累,他不乐意去吃这苦。

    “那你说你能帮老三什么?”

    楼老头看了一眼楼明仲,让他一噎,低头不满道。

    “我这不是可以学嘛。”

    “那老三是先做正事还是先教你?”

    楼老头脸色沉了下来,楼明仲见老三没有帮他说话,脸色不好,眼里有些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