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书屋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八十二章:天机棍
    似乎欲要在这刚刚苏醒的庞然大物身上,找回些脸面。

    但明显那个巨大的怪物,显得更加不开心,要知道现在可是万物睡觉的时光,吹着温柔的热风,又是这么静谧的环境,从酣然的美梦中,被陆东来斩断尾巴惊醒。

    那家伙的心情,就犹如即将喷薄的火山一般,愤怒的在原点转动了好几圈,强壮巨大的四肢,如同山臂,将周围无辜的高耸的树木,无情压断。

    怪物四周俯撖,似乎是想揪出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竟然敢在它睡觉的时候,打扰它休息,而且还斩断了它最最钟爱的小尾巴。

    然而转动了好几圈,它都没有捕捉到,就在他脚下十几米开外,那渺小如蚂蚁般的陆东来。

    陆东来的脸色也是一阵青红,对方的身躯庞大,动弹起来的时候一种势正在酝酿,仿佛要将这一方土地崩碎一般。

    胸口当即发出一声暴喝,手中的血狱刀涌动起狂暴的雷电之力,陆东来就犹如一个斩首杀神,骤然跳起到俯撖森林的高度,带着无匹的气势,朝着那还在迷茫的怪物石胸上劈去。

    “呼啦呼啦...”

    那庞然大物似乎是终于捕捉到了眼前那蚂蚁般大小的陆东来,兽目突然精光浓郁,左臂似乎山峦般,朝陆东来排击过去。

    而陆东来也终于看清眼前这个鬼东西的真实面目,是一只黑石熊王,真正意义上的熊王!!!

    感受着那突然朝着自己拍击而来的熊臂,陆东来倒是不疾不徐,双眼燃烧起一股炽热战意,血狱刀改变刀路,就像是血色翅膀一般,陆东来的身体在空气中骤然加速。

    赶在那巨掌拍中自己之前,率先到达那巨石熊的胸口之上,犹如立在磐山,刚刚落下的陆东来,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他能给感受到那庞然巨物恐怖的呼吸声,旋即发出一声暴喝,血狱刀如同开山利刃般,向着身体下方,巨石熊的熊肩膀上插了下去。

    欲破其肩!!!

    疾风涌动,一道疾速的风,从血狱刀的刀身涌起,仿佛是猛虎的轻吟般,划过陆东来的脸庞,那是彻彻底底的杀气。

    “呜嗷~~~”

    巨石黑熊,旋即发出一声尖厉的呼啸,它的顽固石肩,竟是被陆东来一刀这般轻易破开。

    鲜活的黑血如同开闸的瀑布一般,喷涌而出,巨石黑熊,一脸的痛意,巨大的身子,如同磐山一般愤怒的移动起来。

    陆东来身形再度一跃,欲要站在其头颅上再来一刀,却是不料巨石黑熊,似乎早就料到了陆东来的计划,等到陆东来跃起到一定高度的时候。

    他已经看不到原先的头颅落脚点,却是看到了一张暴戾的巨嘴,陆东来神色猛然一变,他完全没料到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如此看来的话,他自己倒是处于了危险的境地!

    “嚎!!!”

    如同蜉蝣一般,落入巨石黑熊的磐石大口,陆东来踩着石熊那散发着恶臭的舌头,欲要利用血狱刀,稳住身形。

    却是感受到一阵恶臭的疾风,从前面的嗓子入口处喷涌出来,强大的风力,致使陆东来瞬间失去平衡,在恶臭的狂风中,被巨石黑熊像一口唾液一般,直接吐出了几百米开外的距离。

    如同陨石般落地,陆东来不幸的砸入了森林的沼泽之地,身体顷然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往下沉,借不到任何的力量。

    此刻,如果换做旁人的话,恐怕会陷入绝望之中,然后被沼泽一步一步,完全吞噬,最后彻底死在沼泽的深处。

    但是天机宗宗主陆东来,又岂是旁人?

    发出一声猛虎咆哮,虎魔炼骨体如同猛虎附身般,突然亮起银虎般神圣的光芒,陆东来凭空借力,从沼泽之中,如同燕子点水一般,灵活的跃入空中,落点平地。

    手中的血狱刀也似乎是终于到达了极致,散发出嗜血魔兽般的狂刀怒吼,陆东来目光中的血红之色更甚。

    刚才跟巨石熊王,周旋了许久,一直被其用各种浊气、口臭击退,如今也该动动真格的了,陆东来的心里可谓是异常憋屈,迫切的想要找回场子。

    “呼啦呼啦呼啦!”

    巨大的磐山熊王好像根本不晓得自己哪里让陆东来如此生气,反而是发出震颤森林的暴怒咆哮,要知道兽眼之前这个蚂蚁般大小的陆东来,可是先后斩断了他最喜欢的尾巴,又在它的肩膀上,破开了一个窟窿。

    这两件事,令得巨石熊王,怒火攻熊心,发誓要其付出惨重的代价!

    但,陆东来还是先行动手了,手中的血狱刀,似乎嗜血的魔兽般,发出颤栗的暴喝,从地面上猛然跃起,仿佛天空猛的劈下来一道血色闪电。

    目标是巨石熊王的眼睛!

    陆东来想要速战速决!

    “呼啦呼啦呼啦!”

    磐山熊王,哪里再那么容易会让陆东来得逞,黑油油的熊鼻,颤抖出火药般的气息声响,两宽阔的熊掌,骤然发力到极致,如同两个小行星相撞一般,将血色闪电般的陆东来,拍击在熊掌的中央地带。

    “啪!”

    整个森林都听到了那宛如钢铁交击的声音。

    “桀桀桀桀桀!”

    巨石熊王熊脸得意的露出满意的微笑,似乎以为是拍碎了陆东来,这个扰它美梦的冒犯者,但是它突然面色猛的一变,那如铜钟般大的熊眼,旋即瞪得更大,嘴边不停着发出着不可置信的熊语:“桀?桀?桀?桀?桀?”

    它只感觉到自己那宛如山壁般宽阔的熊掌闭合之处,突然有一股异常的力量出现,那力量很是坚不可摧,仿佛一朵淤泥深处即将破壳而出,又破土而出的莲花般,致使它根本无法压制。

    在强大的反抗力量下,熊王发出暴怒的嘶吼,似乎是不太愿意在这次较量中轻易的认输,但是从情况理性的来看,根本已经由不得他了。

    陆东来发出宛如齐天大圣,破山而出的暴喝,手中的血狱刀就似乎是饥饿的洪荒猛兽,然而这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他的腰部,悬着一个通体漆黑如墨的棍棒。